抗战十二图鉴:看!那些峥嵘岁月里的“微表情”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

2020年9月3日,我们迎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忆往昔,那是一段不可忘却的历史;展未来,那将是一段永不会被尘封的记忆。它刻在漫漫历史长卷中,它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它还有着更具象的表达,更细节的“呼吸”。铭记历史,是为了启迪未来。值此周年纪念之际,央视网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联合出品12张抗战文物纪念海报,让那些峥嵘岁月里的“微表情”带你走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初心。(策划/张莉,设计/刘京京,鸣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邓玉芬老人是一位广为传颂的“英雄母亲”,北京密云县人,一生务农。为了革命事业,她舍家纾难,先后送丈夫和5个孩子到抗日前线,被当地人民誉为“当代的佘太君”。

这是邓玉芬为八路军伤病员制作干粮的炊具,学名煎饼鏊子,当地称为米黄钵钵。抗战时期条件非常艰苦,邓玉芬老人省吃俭用,将节省出来的粮食用煎饼鏊子制成干粮,送给八路军伤病员,好让他们早日养好伤,重上战场多杀敌人。

这是一组刘老庄82烈士中李云鹏烈士的一组文物,为李云鹏写给家人的平安家信信封、李云鹏的照片及1983年颁发的烈士证明书。这组文物成为亲人对李云鹏烈士惟一的回忆,也填补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关于刘老庄这个烈士团体文物的空白。

李云鹏(19021943),原名李亚光。1939年参加抗日宣传队,同年加入中国。1943年3月,日军对江苏北部淮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3月17日,日伪军1000余人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为掩护主力部队和党政领导机关转移,新四军第7旅第3师第19团第2营第4连奉命在刘老庄阻击敌人。18日晨,全连82人不畏强敌,浴血奋战,连续打退日伪军5次进攻,毙伤日伪军300余人。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

他们是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副连长石学富、排长尉庆忠、蒋元连、刘登甫、文化教员孙尊明、卫生员杨新四军代军长陈毅撰文表彰:“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在《论八路军新四军的英雄主义》一文中,将该连誉为“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

这块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为表彰抗日英烈而颁发的“舍身取义”牌匾,长250厘米,宽80厘米,质地为杨木,蓝底黄字,匾的正中位置从右到左镌刻四个金色大字“舍身取义”。字的上方阳刻一方印“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匾的左侧竖刻“山交编村全体干部群众敬立民国三十五年四月十五日”。匾的右侧竖刻几行字:“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奖给英勇的广生同志:你在民族革命当中,任人民武装主任,历经与敌伪斗争数载,不屈不挠,始终保卫群众利益,勇敢积极,为革命坚持到底。不幸于三十三年四月十五日被敌包围,为保护群众退却牺牲敌手,血迹垂世、英名不朽,凡革命志士踏血前进,庚续革命成功矣。”

这块匾由当时的一位小学教师曹逢春书写的,长久以来一直悬挂在田家的大门口上方。

田广生,又名田景云,山西武乡县故城镇茅庄村人,曾任武乡县武西区武装部民兵主任。1944年在带领民兵武装进行反“扫荡”作战中,为掩护群众,与日伪军展开殊死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而牺牲。

1946年4月15日,山交编村全体干部群众聚集在山西武乡县故城镇茅庄村的田广生家,把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奖给田广生“舍身取义”匾悬挂起来,以表纪念。

这几本书纸张早已发黄,印刷的时间、版本都不一样,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论持久战》。这是主席在抗战时期发表的重要著作。在关键时刻,它拨开了人们思想上的迷雾,为抗战胜利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七七事变之后,1938年5月,经过10个月的全国性抗战,多数中国人心里的迷雾越来越重,中国会不会亡国?抗战到底要打多久?如何才能取胜?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感到,有必要对抗战10个月的经验做一个总结性解释,来回答人们心中的疑问,并对亡国论和速胜论两种错误观点进行批驳。于是,1938年5月,在延安的窑洞里,他废寝忘食地写下了这篇《论持久战》。

《论持久战》不仅在延安、武汉等地发行,还被翻译成英文,流传到海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全文虽然只有5万多字,但为中国抗战指明了方向,坚定了中国人民与日本侵略者斗争的信心。

吉鸿昌(1895~1934),字世五,河南扶沟人。18岁参加西北军,作战勇敢,机智超群,由一名普通士兵一步一阶升至军长,后由同情革命到信仰革命,最终加入中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身在欧洲的吉鸿昌毅然回国,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工作,奔波于京、津之间,联络爱国志士,反蒋抗日。

吉鸿昌与夫人胡洪霞变卖财产衣物,为抗日前线日,吉鸿昌被反动派逮捕,11月24日被杀害,为抗日救国壮烈牺牲。临刑前,天下着茫茫小雪,他用树枝在雪地上写下悲壮诗句:“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弹“孔”呈(线年修复宛平城墙时,在城墙下出土的,由建筑公司将它交给当时的卢沟桥文物所,后转交抗战馆筹委会陈列办公室。钢盔中子弹共17枚,钢盔是椭圆带沿的帽式,通高27厘米,口径32.5厘米,钢盔顶部缺损,整体锈蚀,是驻扎在卢沟桥宛平城的中国第29军使用的。这个“经历”过七七事变的钢盔为国家一级文物。

如此多的枪孔,是来源于83年前那场激烈的战争。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日军声称演习一名日军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内搜查,遭到中方严词拒绝后,突然向中国军队发起攻击,并炮轰宛平城。面对日军的进攻,中国守军第29军被迫进行自卫还击,“七七事变”由此爆发。七七事变成为中国全民族抗战的开端,由此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

1937年9月5日,在四川省成都市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举行约万人参加的“各界民众欢送出川抗敌将士大会”,许多出川抗战的官兵都抱着必死的信念,给家人写下遗书。时任川军总参谋长的傅常挥笔给自己的妻子留下家信一封,“余奉命出川参加抗日战争,将奔赴前线,希汝等勿忘国难,努力学习,强我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岁属丁丑八月傅常”,权当遗书。

1945年9月9日,苟吉堂将军参加南京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的邀请函

这是苟吉堂将军参加南京中国战区受降典礼的邀请函,邀请函装在白色信封封内,内附注意事项一页及红色的入场证。“注意事项”中对会场纪律进行了明确要求。如:勿对日代表有侮辱之言语及行为;签字进行中不得吸烟、任意离座、谈笑喧哗;军官穿着黄色军常服,文官穿着中山装或西服,摄影师勿靠近签字人拍照,新闻记者非经许可不得包围降使发问等等。

1945年9月9日,苟吉堂将军受邀参加南京中国战区受降典礼,目睹了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向中国政府投降这一令所有中华儿女扬眉吐气的光辉时刻。

1941年底,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1943年12月改编为东江纵队)在香港新界组织了第一支群众武装南(涌)鹿(颈)联防队,1942年在港九地区正式成立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港九独立大队,下属6个分队,包括长枪队、短枪队、海上队(由于队伍的不断壮大,1943年海上队编制改为海上中队)、城区地下武装队和情报系统等。1944年初,罗欧锋奉命担任海上中队队长职。

该戒指设计于1943年,设计者西南联大历史系学生许寿谔(又名许师谦,后任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

1943年,大批学生响应政府号召,投笔从戎,参加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将于1944年毕业的历史系学生,在毕业前入伍,从军前设计了此戒指,历史系全体学生通过,作为毕业纪念品。戒指正面中间为天平上以手执笔的图案意思为作史应秉笔直书不能有所偏袒;上部为“H D 1944”字样,意为“History Department 1944”及历史系1944级;下部为“N S W A U”字样,意为“NationalSouthwestAssociate University”即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给叶部长两个箱子;游副部长八种手术器械;林医生可以拿十五种;卫生学校的江校长,让他任意挑选两种物品作纪念!”

英文版《起来》唱片1941在纽约发行,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演唱,由宋庆龄作序,并在封套的扉页上题词:“中国已经发生了新的民众歌唱运动,它源自抗击敌人的力量”。唱片发行的全部收益捐赠给保卫中国同盟,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是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的实证。

Be the first to reply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